重庆打黑向区县延伸:市交管局局长陈洪刚落马

06-11
作者 :
喻赏

重庆打黑向区县延伸:市交管局局长陈洪刚落马
  随着一个又一个官员的落马,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逐渐攻破,重庆扫黑行动向深水区继续突进。

  9月8日下午,正在陪同重庆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慰问一线打黑除恶干警的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显然令他很兴奋,他压低声音对电话那头连称:“好!好!有新收获!”

  这个新收获就是:就在几分钟前,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陈洪刚因涉黑被“双规”,被办案人员带离办公室。

  这是重庆打黑风暴中,继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副局长彭长健落马后,又一名警界厅级干部因涉黑而倒掉。

  重庆打黑注定好戏连连―更多的官员将在这场正在刮向纵深的风暴中落马。来自重庆市警方内部消息称,重庆打黑主战场10月底将由主城向区县蔓延。

   交管局长的陨落

  今年55岁的陈洪刚,重庆市人大代表,从2005年12月15日起,一直担任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为副厅级机构,对内称“重庆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对外称“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是重庆市维护道路交通秩序,保证道路交通安全畅通,处理道路交通事故以及对车辆和驾驶员进行管理的政府职能部门。

  对于陈洪刚的落马,重庆市警方人士透露,目前初步查明主要问题并不是出在交管局局长的位置上,而是此前他任职南岸区公安分局期间,涉嫌充当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陈洪刚是重庆市荣昌县人,出身在永荣矿务局一个矿工家庭,早年参军,从部队转业后进入荣昌县公安局担任普通民警。1987年前后,他曾到泸州公安干部管理学院学习法律,取得大专文凭。由于工作勤勉,业务能力强,后被提拔为县刑警大队大队长,自此仕途亨通,先后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局长。

  上世纪90年代末,陈洪刚被调往位于重庆主城区的南岸区就任该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后升任局长,并同时任南岸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而在这一时期,他和另一个人之间的人生交集,却埋下了祸根。

  这个人就是岳村―这次打黑风暴中已被掀翻的一名“黑老大”,他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

  岳村,本是重庆警方一员干将,早年曾是重庆上清寺地段的一名联防员,后因“工作认真”正式进入公安。该人以勇猛著称,有一年因抓捕歹徒负伤,躺在病床上向相关领导表示“要为重庆的公安事业贡献终身”。不久,他被晋升为南岸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

  此时,陈洪刚正是派出所所长岳村的上司。知情人士称,陈、岳两人性格都“义气、耿直”,双方关系密切。但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采访仍无法获得他们间的交往细节。

  以上知情人士说,从那时起,岳村逐步坐大,成为南岸区黑老大,江湖人称“村哥”,“他脚一跺,南岸黑社会就会抖三抖”。该人士透露,一次,南岸区一黑道人物与岳村手下兄弟发生纠纷,一场火拼即将发生,但突然听到有人报出“岳村”名字,这位人物竟主动提出和解。

  后来,岳村从所长任上辞职,下海经商,很快成为一名千万富翁。2002年他还成立一家商务咨询公司,据称这是我国第一家进入侦探行业的公司,但其“主营业务”之一却是代人收账。这家公司在岳村被逮捕的同时被警方查封。

  陈洪刚被“双规”后,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随后将他的大量讲话和动态消息,从官方网站重庆公安交通信息网一一删除。

  在时代周报记者调查采访中,陈洪刚在被“双规”后自杀未遂的事实得到了警方人士的证实。这些知情人士均称,陈是在接受专案组审问时,突然往墙上撞去,企图自杀,但被办案人员及时阻止。

   彭长健病故?

  “他为什么要自杀?”―陈洪刚的自杀未遂正在网络上被热论的同时,另一条被网友发布在社区论坛的生猛信息,一下子吸引了人们的好奇目光。

  这条信息说,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已于“双规”期间死亡。9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这个消息已经在重庆警界内部风传。传言的一种版本称彭长健的死为病故,是急性心肌梗塞所致,属于在高度紧张、恐惧的心理压力下的猝死。

  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采访,无法证实以上消息。重庆官方对此亦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而另一位落马高官文强被控后表现如何?一个接近文强专案组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面对专案组人员的审问,文强态度强硬,甚至向办案人员叫嚣:别想通过审问从我口中获得更多的东西!你们审问我的方法是我以前审问罪犯的方法!

  事实上,随着以文强、彭长健、陈洪刚等为首的黑势力保护伞的相继被挖出,重庆打黑除恶已进入全面攻坚阶段,对黑势力保护伞的打击正在向纵深发展。

  重庆警方人士称,10月20日主城打黑将告一段落,主战场将向区县延伸,其中三峡库区的万州等区县将是重点战场;同时,继续保持对政法系统黑势力“保护伞”的高压打击外,将正式启动对隐藏在党政机关“保护伞”的清剿。

  “国庆节后,重庆将掀起新一轮打黑除恶高潮。”知情者称,目前,一批黑恶势力和黑势力“保护伞”目标已被警方锁定,国庆节后即展开集中抓捕行动。

  “重庆市公安系统有干警3万人,如果严查‘保护伞’不手软,我认为可能还有一些人将落马。”重庆市警界一位资深警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表示,并援引王立军的话说“重庆警察队伍问题比社会治安形势还要严峻”。该人士透露,最近该市某公安分局一涉黑落马的小小治安支队长,涉案金额竟高达1000多万元。

  重庆警方对“保护伞”的清剿措施已显严厉,采取了“新旧账一起算”的狠招。据警方内部消息称,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已命令专人对近年来处理的涉黑案件进行复核,一旦发现对涉案者降格处理,将追查具体办案人责任。

  王立军特别要求对2000年10月发生的重庆著名涉黑涉赌案―“白云湖案”进行重新审查,其中将此案中文强当时批示办理的劳教案列入核查重点。

  在此案中,原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充当该赌场保护伞。当时被上级指派负责查这个案子的李虹,私下让人毁掉了赌场的账本和通讯录,给彻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造成了障碍。后李虹被判刑7年。

  知情者透露,李虹出狱后在重庆市内经营餐馆,但在这次涉黑旧案复核中被认为“处理轻了”而再次被抓。

  而针对打黑不力,暂时又无证据证明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的干警,重庆市公安局专门开办了“打黑除恶警示教育学习班”,每天集中这些人进行学习和培训。

   国庆后大审判

  “黑恶必除,除恶务尽。”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9月8日对外宣称,重庆打黑将做到四个不放过:“保护伞”没打掉的不放过,违法违纪人员没查处的不放过,经济基础没摧毁的不放过,追缴没收非法所得判决没执行的不放过。

  重庆市政法委要求在这些涉黑案件审理中,坚持依法办案,把所有的案件都纳入到依法、公平、公正的范畴上来,不办冤案、错案,把每个案件都办成铁案。

  首批侦破的涉黑案件将在“十一”前进入审判环节,一批涉黑案件的细节即将公之于众。目前,重庆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专案民警、法官工作忙碌,都是“五加二,白加黑”,加班加点成了常态。

  重庆警方人士称,现在打黑专案组已由最初的14个发展到了200个,参战干警由3000人增加到了7000人(相当于重庆总警力的23%)。而主城每一个公安分局都有打黑任务,目前渝中区分局正在全力侦破的两个案件,已掌握182人涉黑,落网171人,其中逮捕75人,其他人正在刑拘,扣押涉案资金3000多万。

  来自重庆市检察院消息,该院下属第五分院办理的首批涉黑涉恶案件,已逮捕287人,保护伞7个,国庆前将对这些黑恶分子提起公诉。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专门成立了两个合议庭负责审理涉黑案件。

  而另一个现实是,重庆市内所有看守所眼下人员爆满。看守所的压力巨大。据称,为此重庆新增添了一个看守所。

  重庆的打黑风暴,已引起了众多境内外媒体和广大民众的持续关注,但重庆官方对打黑信息的发布变得比以前更加谨慎,愈加低调而神秘。

  打黑伊始,重庆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的核心办案人员均被要求签订一份保密协议,连家人也被要求“封口”。

  而最近,重庆警方的保密工作再次升级,市公安局已向全市公安系统发布内部通知:全市打黑的相关信息由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市打黑办统一发布,任何干警不得擅自接受媒体采访和泄露相关信息,否则一经查实,将追究刑事责任。时代周报记者  邓全伦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9-17/09471866993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