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地方话引热议 专家:折衷办法是改良

06-11
作者 :
韦搞

  法制晚报讯(记者 郭洋洋)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正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热播,作为一部反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北农村变迁史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选择用陕北方言进行表演,也因此掀起了一些争论。

  《平凡的世界》导演毛卫宁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播出效果来看,选择方言表演是成功的,但他也承认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永远众口难调。

  不管各方观点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方言剧都不会淡出观众的视野。

  观众挑刺 《平凡的世界》 方言有问题?

  剧情回放:第一集,袁弘饰演的孙少平和田润生在城里的学校讨论吃黑面馍馍的问题,此处孙少平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孙少平回到村里与哥哥孙少安对话时就带上了陕北口音:“我(ě)看能行,是(sì)条路子”。

  观众提问:为什么剧中的某些角色一会说方言,一会又说普通话?

  导演回应:我们不能让整部剧都说方言,所以我们做了个划分,在农村里用方言多些,在城市里就不太说,这在生活常识上也是允许的。

  剧情回放:《平凡的世界》的故事发生在陕北地区,剧中方言多带有陕北特色,如“干甚?”,“拉话话”等;而同样的意思,剧中也有演员用关中方言说出来,变成了“干啥(sā)呢(ni)”和“谝(piǎn)”。

  观众提问:为什么剧中的方言比较混乱,陕北话里夹杂着关中话?

  导演回应: 陕西的观众能分辨出这两种方言,外地观众可能会听不懂,在一些小品和影视剧中,大家熟悉的陕西话实际上是关中话,我们让剧中的一些领导干部说关中话,这也符合当时的历史情况。所以剧中陕北的语言风格以少安为代表;也有关中的语言风格,以田福军为代表。

  剧情回放:第二集,佟丽娅饰演的田润叶告诉王雷饰演的孙少安,她二妈在为她安排相亲。对话时,孙少安的口音比较浓,“什么(mǎ)事(sì)?我(ě)有个事(sì)要跟你说嘞。”田润叶基本上只有说“我”这个字时口音的感觉比较重。

  观众提问:为什么几位主演的方言水平差很多?

  导演回应:王雷的角色因为一直生活在农村,所以陕北话要更标准一点。佟丽娅和袁弘饰演的角色更多地生活在县城里,所以他们的语言里普通话的影子更多一点也是对的。

  政策背景 方言在国产剧中 始终有一席之地

  观众重口难调,在政策上,方言剧也不受优待,但在国产电视剧中,方言剧始终占有一席之地。

  2005年,广电总局出台过《关于进一步重申电视剧使用规范语言的通知》。2009年,广电总局重申限制方言剧的通知。

  在2009年的“限制”出台之前,方言剧正值鼎盛时期,《武林外传》、《我的兄弟叫顺溜》、《我的团长我的团》、《闯关东》、《走西口》等一大批有着高收视率的电视剧都采用了方言表演,政策的倾斜确实让方言剧在数量上有所下降,但还远远未到消失的地步。如2010年姜文、胡军主演的《金婚风雨情》。再如,2011年黄渤主演的电视剧《民兵葛二蛋》。但像《平凡的世界》这种整部剧大多数台词都采用方言的电视剧并不多见。

  专家分析 方言是把双刃剑 折衷办法是改良

  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李胜利教授向记者表示,方言有时能很好地增强电视剧的艺术表现力,“有些语言效果,只有用方言才能表达出来,简单地说像押韵,一些词在普通话里是没有的,但是这些独特的效果可能只有当地人才能感受到”。

  李胜利认为,电视剧在选择方言的问题上要充分考虑到其定位,如果只是针对本地区,用方言表演就无所谓;但如果想在全国范围内有好的收视,方言肯定是制约。例如,全程粤语表演的系列情景剧《外地媳妇本地郎》在广东地区取得过超高收视率,几乎家喻户晓,但北方观众却几乎无人问津。

  在李胜利看来,如果一定想用方言,一个比较折衷的办法是改良方言,“如果能做到既让外地人听懂,又能保留方言的特点,这本身是很有意思的”。

  另外,电视剧中的北方方言在传播效果上来说比南方方言更占优势,李胜利表示,从语言学角度上讲,北方方言区覆盖了很大一部分地方,东北、华北,包括西南许多地区的话相互能听懂,而东南地区方言覆盖范围相对小一些。